环球信息网是什么网站 袁隆平的第三个“梦”_环球信息报--独家国际资讯站点
环球信息报 > 新闻 > 解读 >

袁隆平的第三个“梦”

发布时间:2021-05-31 14:00   来源:百度    作者:小张

“一路走来,有汗水和辛酸,也有丰收和喜悦。科学探索无止境,在这条漫长而又艰辛的路上,我一直有两个梦,一个是禾下乘凉梦,一个是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

这段文字出自刚刚逝世的“共和国勋章”获得者、中国工程院院士、“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先生笔下,发表于2019年10月23日《人民日报》,题目就是《我的两个梦》。一篇短文、寥寥数语,充满了深厚的感情和金色的愿景。

连日来——从公元2021年5月22日起,袁隆平先生猝然长逝令人震惊、悲痛,全国人民乃至国际友好人士都自发地以各种方式深切哀悼。是啊,尽管老人已经91岁了,可在人们的印象中,他不是在超级稻试验田里,就是在去试验田的路上,为祖国的粮食安全、为世人的吃饭问题辛勤操劳。国士无双,好人长在。

然而现实无情,此时我们似乎才恍然大悟:袁老老了!不过,正像一首著名的诗歌所说: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袁隆平,这个名字一定会像那颗编号8117的“袁隆平星”一样,永恒地闪耀在浩瀚无际的星空里。因为,他有两个造福人类的美好梦想。

为了缅怀和悼念这位世人的福星,让我们重温一下袁老的原话吧:

“禾下乘凉梦,我是真做过,我梦见水稻长得有高粱那么高,穗子像扫把那么长,颗粒像花生那么大,而我则和助手坐在稻穗下面乘凉。其实我这个梦想的实质,就是水稻高产梦,让人们吃上更多的米饭,永远都不用再饿肚子……

我的另一个梦,就是杂交水稻走向世界、覆盖全球梦。

为了实现这个梦,我们一直在努力。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我们坚持开办杂交水稻技术国际培训班,为80多个发展中国家培训了14000多名杂交水稻技术人才,我还受邀担任联合国粮农组织首席顾问,帮助其他国家发展杂交水稻。”

几十个春秋过去了,可以欣慰地说:袁隆平院士的这两个梦已经部分实现了,或者正在循序渐进、有条不紊地成为现实。他也为此获得了举世瞩目的殊荣。然而你可知道吗?袁老还有第三个“梦”!虽然他没有在文章里讲述,但在近十年中曾三次为此题词,就已清楚地说明了此言不虚。原由何在?请容笔者一一道来——

前不久,我来到了位于青岛西海岸新区的国家医用微生态研究工程中心,迎面一张硕大醒目的彩色照片令人眼睛一亮:“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著名水稻专家袁隆平院士正与研究中心的主任、东海药业公司董事长崔云龙促膝交谈。旁边是一幅笔力遒劲的题词:“大力推广阿泰宁 造福慢性腹泻患者。袁隆平 二0一0、五、十三”。

这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照片背后一定会有生动感人的故事。

一提起袁隆平的名字,华夏大地上无人不晓,即使在海外也是大名鼎鼎。因为,他在杂交水稻研究领域做出了非凡的贡献,带领团队开发的“超级稻”,平均亩产超过1000公斤,达到了“世界之最”。为解决人们“吃饱肚子”立下汗马功劳,被誉为“世界杂交水稻之父”。

“阿泰宁”呢?看到这个字眼,许多人可能还会像丈二和尚一样——摸不着头脑:这是地名、人名、还是产品名?值得袁隆平院士提出要“大力推广”,如同生活中离不开的宝贝似的。经知情人介绍:这与上面照片中那位名叫崔云龙的科技实业家密切相关——

时光回溯到上个世纪的1979年,正在潜心科研的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主任袁隆平,带领助手前往山东汶上县出差,吃坏了肚子,腹泻不止,不断地跑厕所。当地陪同人员非常关心,马上安排医生诊治,服用了一些黄连素、吡哌酸(PPA)等药品,当时止住了,不料却给他留下了病根,回到长沙之后,稍不注意就会跑肚拉稀腹泻不止。

袁隆平忙得顾不上去医院,就随身带着黄连素,感觉不好赶快吃几片。开始还起点作用,随着时间推移,非但不见好,还越来越严重了,常常是一遇冷受凉,就得赶快向厕所里跑。经诊断,他患上了腹泻型肠易激综合症和慢性腹泻。

哎哟哟,这可麻烦了!他的工作需要经常出差,田间地头看育种,开会研讨坐飞机,动不动就拉肚子影响太大了。此时袁隆平团队已经研究出许多优良品种,不断创造高产,那是大熊猫一样的“国宝”啊!为了保障袁老的健康,湖南省专门委派了湘雅医学院附属医院两位专家,一名中医一名西医,精心为他保健治疗。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两位教授级保健医生兢兢业业,一心一意保障着袁院士的肠健康,每年仅这一项医药费就要花上五、六万元,几乎将各种药品——国产的、进口的、中药西药、活菌制剂都用过了。但遗憾的是效果时好时坏,再往后竟吃再多再好的药也不见效了。

面对错综复杂的杂交水稻研究,袁隆平从没有皱一皱眉头,一直满怀信心地活跃在田间地头和实验室里,斗志昂扬地去攻克一个个难关。可在平凡的“吃喝拉撒”等日常生活中,最好的医生和药品都束手无策。2005年,由他主持的我国超级杂交水稻培育项目,取得了初步成果,提出了新的发展计划:将在2010年之前实现每公顷13.5吨的产量目标。可是,袁老的慢性腹泻病情日益严重,已经发展到几乎无法出门的地步,严重影响了工作生活。如此下去,“超级稻”还怎么研究?

2006年春天,青岛胶南市(现西海岸新区)临港工业区东海药业公司的董事长崔云龙得知了此事——他本身是一位崇尚“实业报国,惠及众人”的科技企业家,专心致力于微生态制剂研究与开发,生产出了种种促进肠道健康的益生菌药品、保健品以及功能性食品。其中“阿泰宁”是国家批准治疗腹泻的微生态新药,崔云龙立即通过有关方面给袁隆平院士寄去了10盒,请他用用看。

“阿泰宁?没用过?!”袁隆平拿着这个黄绿相间的小药盒,自言自语,将信将疑。这么多年他吃过太多的药物了,往往临时起点作用,接下来却毫无效果,还越来越严重。他以科学家的严谨目光,专注地看着上面的说明词,药品通用名:酪酸梭菌活菌胶囊。商品名称:阿泰宁。临床适应症:因肠道菌群紊乱引起的各种消化道症状及相关的急、慢性腹泻和消化不良等。

“看来我是对症,不知有没有效?”

“试试吧。”秘书说着,端来了热水。

本来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只想有枣没枣打两竿子,碰碰运气吧,以前也有推荐多好多好的药,结果还是令人失望。不过,这次不一样,袁隆平服用了一周,就感到肠道舒服一些了,上厕所次数也减少了。这使他喜出望外,增强了信心,此后按照说明书每天两次,每次三粒,接连将10盒全部服完。

奇迹发生了:袁老的腹泻次数由原来的每天三、四次减少到一、二次了,感到身上也有了力气。这太神奇了!科学家最看重的是具体效果,袁隆平立即请秘书打电话找到东海药业崔云龙:“崔总啊!好消息,袁院士吃了你的药见效了,他想再买几盒巩固一下。一盒多少钱?”

“太好了,能够给袁院士解除病患痛苦,没有后顾之忧投入科学研究,解决粮食增产问题,真是令人兴奋。不用买,我们送!”崔云龙高兴地说。

放下电话,他立即安排客服部门给袁隆平又寄去了10盒“阿泰宁”。这一次,已经感受到明显效果的袁院士毫不犹豫,严格按要求准时准量的服用。好啊!两个疗程下来,他仅仅服用了18盒,吃饭喝水就完全正常了,再不用担心闹肚子,脸色好了,人也胖了一些。

更加令人高兴地是,袁隆平从三个月未能出门,竟要求到海南三亚看“超级稻”育种,到安徽看它们的长势,一连出差三个多月,每天工作八、九个小时再没有犯病。年近八旬的袁老彻底摆脱了缠绕27年的腹泻顽疾,赶走了病魔的折磨,精气神又上来了,从而在杂交水稻研究领域接连取得重大成果。他们团队培育的稻种突破了亩产800公斤、900公斤,直奔1000公斤大关。

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在二、三十年前,水稻高产田亩产量也只能达到三、四百公斤。袁隆平和他的团队搞成了“超级杂交水稻育种”,一举翻了好几番,解决了我们十几亿人口大国的吃饭问题,也为全世界提供了足够多的粮食。谁能想到,这里边也蕴含着崔云龙教授和东海药业的功劳啊!难怪一直关心维护袁老健康的团队成员感慨万千,曾经这样形容道:“可以说,没有阿泰宁,就没有‘超级稻’!”

听说袁隆平病情大有好转,国家医用微生态工程研究中心、东海药业董事长崔云龙于2006年10月,专程去长沙看望。在国家和湖南省杂交水稻中心办公室里一见面,袁院士就紧握着他的手连连感叹道:“东海阿泰宁,好药啊!给我解决了大问题。27年了,弄得我坐卧不宁,几乎失去了工作能力。崔教授,感谢你啊,太感谢了!”

“哪里,应该感谢您!你是国宝啊,病好了,可以更好地去研究水稻,保住人们有粮食吃啊!”

“好好,我的工作是为了人们的饭碗有保障,你的工作是为了人们的健康有保障,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有良知有情怀的科学家,心心相通,交谈甚欢。本来,袁隆平院士平时很少为企业或单位写字留名,担心有人利用去搞什么名堂,这次却高兴地为东海药业挥笔题词:“阿泰宁——腹泻病人的福星。袁隆平 二00六、十、二十八”。

虽说他的字不是书法家作品,但却是一位受人尊重的世界级大科学家手笔,可以说是无价之宝,价值连城。这是袁隆平院士第一次为阿泰宁题词,也可能是唯一一次为杂交稻之外的产品题词。

原来如此,我在祝福袁隆平院士身体康复的同时,也对神奇的“阿泰宁”微生态系列产品和创造它们的崔云龙教授刮目相看。

太好了!仅用两个疗程,阿泰宁就解决了困扰27年的腹泻顽症,袁隆平从此离不开这种“神药”了,到哪儿都带在身边,时常用些巩固疗效。时间一晃过去了四年,袁院士的病症不仅没有复发,还胃口大开,体重增加了不少。

科学家是严谨的,也是有情意的。2010年5月,崔云龙董事长出差到长沙,再次前去看望袁隆平先生。两人已经成为老朋友了。这几年,袁院士完全恢复到了健康状态,风风火火地又投入了“杂交超级稻”的研究工作,取得了一个又一个新的世界纪录。

尤为令人兴奋地是:他除了继续提高杂交水稻的产量之外,又投入了研发“海水稻”的科研。何为“海水稻”?并不是浸泡在海水里生长的水稻,而是指在盐碱地上也能生长的水稻即“耐盐碱水稻”。我国内陆有近15亿亩盐碱地,如果都能改造成良田,那将是多么振奋人心的喜事啊!

而这一切,均建立在袁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上面,所以他十分感谢崔云龙董事长,感谢东海药业。经过四年的检验,证明他们生产的微生态药品阿泰宁安全有效,是人们健康的守护神。他更有感触地再次欣然挥笔题词:“大力推广阿泰宁 造福慢性腹泻患者。袁隆平 二0一0、五、十三”。

古往今来,有多少形容时间迅疾的词汇啊!一晃、转瞬、刹那间、白驹过隙、沧海桑田,似乎都不足以表达改革开放年代的日新月异、一日千里。又是两年过去了,这期间,东海药业高歌猛进,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不仅仅有专治慢性腹泻的“阿泰宁”;还开发出对腹胀和便秘有奇效的“爽舒宝”和“昶乐康”;有利于孩童成长的“宝乐安”和“欢实宝贝”;修补胃粘膜的“渭昶好”;可逆转血糖异常的“唐立宁”;骨关节炎患者的福音“健飞”等数十款产品……

同时,微生态知识推广也迈上了一个新高度。2012年1月16日,崔云龙再次来到长沙,专程去国家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看望袁隆平院士,并为他又带来了已经不可或缺的“阿泰宁”。两位老朋友坐在沙发上,谈笑风生:

“袁老,在电视里不断看到你风尘仆仆的身影,创造了许多新成就,真心为你高兴啊!”

“好好,谢谢崔总,这都多亏了你们的好药,要不然连门都出不去。现在好了,无病一身轻。呵呵……”

“这是我们做药的责任,为患者解除病痛。现在还有不少人不了解微生态知识,迷信抗生素,不利于身体健康。我们正在做推广普及工作,请你老当顾问好吧!”

实在说,袁隆平的名字和形象已是无价之宝,从不愿意让人家以他的名义做文章,更少担任企业和单位的名誉职务。可对于东海药业和崔云龙的事业,他向来都是大力支持,因自己有切身体会,知道他们是为病人着想的。现在得知大众缺乏对肠道的保护意识,还在进行不科学的治疗,袁院士当即爽快地答应:“好!这是好事嘛,我当这个顾问。”

崔云龙感动地说:“谢谢您了,这是我们的聘书,请您老收下。”说着,双手将一个大红本递过去。

袁隆平打开一看,上面印着名头是:大力普及微生态知识,推广阿泰宁特别顾问。袁老欣然收下。同时,他再次提笔写下了一行大字:“大力推广阿泰宁 造福冷凉泻患者。袁隆平 二0一二、一、十六”。

时隔六年,袁隆平院士三次为一家制药企业题词,可以说是绝无仅有,中国唯一。充分证明:这位“国宝”级的人物,对于东海药业无比信任、寄予厚望,高度认同“阿泰宁”等微生态产品,希望大力推广,帮助更多患者早日获得健康!由此可见,这就是袁老的第三个“梦”!

“感谢袁老接受邀请,这会使广大患者更快认识阿泰宁,早日用上解除慢性腹泻的困扰,恢复健康。希望您有时间到青岛,到我们公司参观考察。”

“好,我一定去。这么好的企业,有机会我真想去看看。”

机会说来就来了。2012年8月22日,正在青岛调研海水稻情况的袁隆平,百忙中抽空安排辛秘书与崔云龙联系,乘车专程跨过新建的胶州湾跨海大桥,来到西海岸的东海药业公司参观考察。崔云龙等一班人陪同他老人家,穿上白色隔离服,戴上专用防护帽,走进一尘不染的国家微生态药品产业化基地、新产品研发中心和微生态药品GMP生产车间。

他以科学家眼光观看着眼前的一切,以睿智长老的耳朵倾听着详尽介绍,细细品味,频频点头,最后真诚地表示:

“阿泰宁帮我恢复了肠道健康,真是好药,今天来看了生产车间,感觉很先进,管理很严格、很规范,我就更放心了。你们一定要大力推广阿泰宁,早日让全国的慢性腹泻患者都用上,解除他们的痛苦,让他们过上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好的!请袁老放心,我们一定以您刻苦研究杂交水稻的精神,积极普及微生态知识,生产更多的好产品,保障人们的身体健康!”

东海药业的阿泰宁、宝乐安、爽舒宝等微生态药品上市十余年来,已推广了2亿多盒,不仅为包括袁隆平院士在内的数千万患者解除了慢性腹泻等顽疾的困扰,恢复了健康,还为广大患者和国家节省了大量医疗费用。如袁隆平院士所说:在用阿泰宁治疗慢性腹泻前,他每年仅治疗这一项疾病就需5、6万元,累计要花多少钱啊!其他患者的情况基本类似,即便按每人每年花费1万元的医疗费用,1千万人接受了治疗计算,也已为广大患者和国家节省了至少1000亿元的直接医疗费用。

实际上,我国广大的患者在用阿泰宁治疗康复前,大都和袁隆平院士一样已遭受了几十年的痛苦折磨,若没有接受阿泰宁的治疗,这种状态会继续下去。目前全国至少还有6000万的肠易激综合征和慢性腹泻患者,仍然没有得到科学有效的治疗。如何让他们早日用上阿泰宁,消除顽疾,过上想吃就吃想喝就喝的幸福生活,实现袁老的第三个愿望是崔云龙教授近期的重要工作。东海药业加速线上推广和设立“阿泰宁肠健康中心”,以及建设50个分中心也正是为了实现这一宏大目标。

这笔细账,就是微医药的神奇功效,以及给患者和国家带来的红利。

如果从袁隆平院士2006年第一次用上“阿泰宁”、彻底治愈了27年的慢性腹泻顽症算起,直到2021年5月因多器官衰竭而不幸离世。他又健康无忧地生活工作了15年,书写了灿烂辉煌的“超级稻”“海水稻”等新篇章,为世界人民提供了饭碗保障。那么,东海药业崔云龙团队研发的“阿泰宁”等微生态系列产品,则保障了他和无数患者的身体健康。所以才使这位“共和国勋章”获得者,心悦诚服地三次为他们题词,希望人们都能用上这种产品,健康而长寿。

从这个层面上来讲:说它是袁隆平的第三个“梦”,实至名归,一点儿也不为过,并且具有深远而重大的意义。如今,虽然这颗人类的福星渐渐隐去了,但他那灿烂而温馨的光芒将永留人间,他那寄托着造福人类的种种梦想一定会实现……

2021年5月25日写于青岛西海岸

作者简介

许晨,山东德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奖获得者,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山东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青岛市作协名誉主席。国家一级作家。出版有《居者有其屋——中国住房制度改革纪实》《人生大舞台——“样板戏”启示录》《血染的金达莱》《琴声如诉》《再生之门》《第四极:中国蛟龙号挑战深海》《郭川的海洋》等多部长篇报告文学和散文集。曾荣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第五届冰心散文奖、全国海洋文学大赛特等奖、山东省文艺精品工程奖、“中国梦”征文一等奖等奖项。

上一篇:聚力前行 同心致远—2021第六届东成西就(京东校友会)年会纪实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